通化新聞網:通化地區唯一新聞門戶網站 主辦:通化日報社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新聞 > 文化

十里山路十里景

2020/10/10 10:18:22 人評論


  沿著修葺一新的柏油路,過了復興村的蘆家街,再過個橋轉個彎上個坡,走個一里多路就看到治安村的煙筒溝了。再拐個胳膊肘彎,轉過那個背陰的砬子頭,就是治安村的地界了。從這里到小天橋溝溝門,有十幾里山路。進出治安村就這一條路。
  在通往煙筒溝小橋的西山腳下,有一片水田。逆流而上再走兩里多路,就到了治安村村史教育廣場。一座石頭底座的木質大門凌空架起。設計新穎的外門楣上,雕刻著楊靖宇之孫馬繼志手書的“紅色治安”四個紅色大字。廣場上,一組抗聯人物群像雕塑神態凝重,彰顯著視死如歸的鐵血豪情和英雄氣概。廣場的里邊是兩組宣傳畫廊,記載著紅色治安村的歷史演變,書寫著曾經戰斗在這里的抗聯志士的英名,明示著治安村的舊貌與新顏,展望著治安村的美好未來……
  集安市榆林鎮治安村是一個充盈著紅色故事的小山村。上個世紀八十年代初,我從幾個文學青年的講述中知道這個山村后,就夢想著能在工作之余去搜集那些散落在民間的鮮為人知的紅色故事。功夫不負有心人,我還真就從迎水村的一位朝鮮族老人的口中得知,在榆林鎮境內還有一條秘密的“金日成小道”通往鴨綠江對岸的朝鮮,護送朝鮮的開國領袖金日成往來于兩國之間,起始點就在治安村的深山密林里。
  脫貧攻堅戰打響以來,貧困的治安村發生了前所未有的變化,這些耳邊傳頌著抗聯故事的山里人,怎么也不會想到,創造這個偉大時代的共產黨人,竟然真的把“紅色故事”講成了“致富經”。如此,抗聯志士的英靈得以魂歸故里,小山村也鋪上了該有的底色。
  站在村口的小橋上望去,小村掩映在群山之間,兩百多米長的一條主街道從這頭能看到那頭。左邊綠水環繞,右邊青山依靠。原來荒蕪的村頭石頭堆被打造成一個260多平方米的紅色廣場。清凌凌的河水在一處弧形的斷崖邊形成一個綠幽幽的水潭,常有鴨鵝嬉戲,崖間有簇簇金黃的野菊花綻放。順河水望去,群山、拱橋、河堤、潭水、白鴨、野花,猶如一幅天然的水墨畫,懸掛于天際間。廣場的中央,“東北抗聯第一路軍”的軍旗雕塑成為治安村紅色旅游的地標性建筑。至此,紅色治安十里抗聯文化之旅的“重走抗聯路、傳承抗聯文化、學習抗聯知識、傳唱抗聯歌曲、緬懷抗聯先烈、體驗抗聯飲食”等系列活動才算正式開始。我曾多次駐足小廣場,有關抗聯的故事我早已爛熟于心,內心里更想了解和體驗的是,在扶貧攻堅戰打響以來的這幾年,黨和政府投入大量的人力和物力,挖掘和復制了這十里抗聯遺跡和人文景觀,游客能看到的是人居環境的改善和美化,人們的精神生活和內心感受又是怎樣呢?特別是這些紅色故事在這個“抗聯故里”又有怎樣的傳承?
  漫步小山村,路旁的東北抗聯水墨壁畫和沿街懸掛的軍旗以及掛在居民大門兩側的木質楹聯,都讓人感受到濃濃的紅色文化氛圍?!爸问婪继锴谧鳟?,安居雅境樂成詩?!边@些“硬核”文化散發出來的書香,給這個小山村的居民以無限的熏陶。而我則對流淌在村莊前的那一溪綠水情有獨鐘。水的柔軟和靈活,會使得抗聯文化之路更加通透和直抵游客的心田。山水相映成趣,山水相依含情。
  在村子的西南角,一座水泥橋連接著小學校和柏油路,在百余米裸露著青石的河灘上,新架起了一條東西長、南北短的十字形木質景觀棧道。向南延伸至山腳下的稻田,向東順著小河延伸至村子中央,一座鐵索橋橫空高懸于村頭成為棧道的北入口。鐵索橋、木棧道、石河灘、綠稻田,清凌凌的水,藍瑩瑩的天,構成一組秀美的田園詩,一幅自然與人文景觀巧妙融合的風景畫。
  游覽了村口的景觀棧道,再順著柏油路繼續往山里走千米左右,拐個彎過座橋就到了周家街。這是治安村最小的一個自然屯。國家“村村通”,讓這里“天塹變成通途”。
  柏油路在橋頭拐個胳膊肘彎,繼續往山里延伸。路右邊的一片荒草灘被打造成一處頗有氣勢的抗聯文化景觀——騎兵廣場,廣場上騎兵隊雕塑躍馬揚槍馳騁沙場。在騎兵廣場的南面,斷崖下有一個天然的溶洞,這是治安溶洞群靠路邊最近的一個。據說這個溶洞將來會打造成酒窖,儲存抗聯酒坊釀造的抗聯小燒。騎兵廣場漸行漸遠,再拐一個轉盤彎,過座橋,岔路口向左,走3里多地,抗聯酒坊就坐落在山腳路旁。幾棟泥草房大門緊閉,透過窗戶看到有釀酒設備還沒安裝完。據說此酒坊的釀造工藝是用傳統的固態發酵法,這是利用多種微生物發酵,純生物反應過程,不用酒精勾兌的原生態酒。草房、泥巴墻、石板路、籬笆杖、水井的轆轤,讓我想起思念綿長的故鄉。
  看過了聞不到酒香的酒坊,拐過一個小砬子頭,柏油路繼續往山里延伸,再走4里多路,車在路邊停下來。旁邊的坡地里是一片紅黃相間的花海,遠遠望去,花海里一面帶黃色五角星的紅旗,煞是搶眼。順著林間的石板路拾級而上,再爬過緩坡,踩著石頭過一條小河,還要路過一個趴在石頭砬子下面的馬架子,很快就到了“抗聯軍?!边z址。這是一個洞口處于半山腰的天然石灰巖洞穴,洞口的上方是10米多高的懸崖,洞口距地面3米多高,登頂后眼前豁然開朗。山洞縱深60多米,寬約10米,可容納百余人。1937年至1938年間,抗聯部隊由楊靖宇將軍、楊俊恒參謀長在此親自授課,培訓干部戰士300余人。此時有木質地板和洞內地面相連,洞內陳列著黑板和石凳,臨崖處建有護欄。憑欄遠眺,滿眼綠樹濃蔭不見天日。仰頭往上看,懸崖突兀樹影斑駁。順著另一端的階梯走下山洞,山林間突然就冒出一個類似觀察哨的木質閣樓,七轉八拐就出了密林,眼前是一片農田,齊腰深的青紗帳被人為地踩出一條小道,走過百多米就上了柏油路?;厥自倏磩倓傋叱龅纳搅?,自幼在山里長大的我,面對這滿眼翠綠的連綿群山,一時間竟也看不出剛才是從哪里進的山又從哪里出的林了。
  從抗聯軍校入山口的停車場繼續前行一里多路,就到了“抗聯練兵場”。無疑,這又是一處紅色治安十里抗聯文化之旅的打卡地。環顧練兵場里的二十多種操練項目,用現代人的眼光看,就是個招攬游客的游樂場。閑暇時,常有附近村民和旅游者光顧。我在榆林鎮工作生活了幾十年,也和其他人一樣,做夢也沒想到,這個被人們稱為“葫蘆頭溝”的治安村今天會發展成東北抗聯紅色教育的基地,十里沿途的荒野河灘會被打造成抗聯文化的匯集地。在物質生活富庶以后,人的心靈是需要有東西支撐的,這東西絕對不是物質。偉人毛澤東有句名言:人是要有點精神的。這個精神是一種情懷,一種境界,一種超越,一種不甘平庸、不甘屈從的血性和品格。人無精神不立,國無精神不強,而抗聯精神正是我們需要傳承和光大的,追求精神生活也是人類文明發展的一種必然。
  繼續沿著柏油路往山里走3里多路,遇岔路口向左就到了小天橋溝門。劉金鐸烈士陵園就坐落在小天橋溝門南山坡上,面積約有570多平方米,是村民為緬懷在此犧牲的東北人民革命軍第一軍后衛連連長劉金鐸和妻子金順子等抗聯英烈而捐資修建的。立秋那天,我帶著4歲的小外孫兩人一車在“抗聯練兵場”進行了再次“演練”之后,就驅車前來拜謁長眠于此的抗聯英烈。通向陵園的山路兩邊開滿了各式各樣的野花,我們沿路采集野花制作敬獻烈士墓的花束。4歲的小外孫指著烈士陵園大聲對我說,姥爺你看,那個上面怎么有個土字?我說那個字不念土,土字是上邊的橫短下面的橫長,你看這個字是上面的橫長下面的橫短,這個字念士,那四個字念烈——士——陵——園。說話間,我們進了陵園,我和小外孫一起把編織的花束恭恭敬敬地放在烈士墓前,又和他一起向陵墓三鞠躬。之后,又給他簡單講了一遍劉金鐸烈士的故事。
  走出陵園很遠,他突然問我,姥爺,什么是烈士?我告訴他,烈士就是那些死了以后還會讓活著的人過上好日子的人。我之所以要這樣告訴這個還不諳世事的小外孫,是因為我不只一次聽到當地村民講述治安村的發展變化時都在講述今天的好生活都來源于那些在此拋灑熱血的抗聯英雄。
  “青山曾譜英雄曲,寶地終開幸福門”。十里山路十里景,抗聯精神抗聯情。在回程的路上,當路邊的抗聯場景再次閃現在眼前時,我不禁又陷入了思考:抗聯紀念館、抗聯雜貨鋪、紅軍洞等諸多抗聯遺跡和景觀還在繼續發現和打造,要想讓紅色治安長久下去,就得有與之相匹配的樸素文化和民俗文化,這些文化有待于我們去挖掘、整理、編撰。
  宋傳德


責任編輯:孫楓 劉宗岷

上一篇:暖水屯的一天

下一篇:家鄉新貌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驗證碼: 看不清楚?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十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