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化新聞網:通化地區唯一新聞門戶網站 主辦:通化日報社
當前位置: 首頁  > 綜合新聞 > 文化

老物件-火油燈

2020/8/10 15:32:39 人評論
煤油燈
馬燈
收 藏 者 手 中 的 一盞自制火油燈。
20世紀70年代初,集安縣花甸公社土城大隊老貧農朱相蘭借著火油燈的光亮教知識青年針線活兒。

  火油燈其實是個俗名,大名應該叫煤油燈。因為舊時東北人習慣稱煤油為“火油”,所以這種燈又叫火油燈。
  火油燈有兩類,一類是有玻璃罩的,一類是沒有玻璃罩的。前者最常見的是馬燈,這種燈中間有玻璃罩,上頭有雙層鐵蓋,還有鐵絲做的提手,它不僅能防風,而且還可以防雨,在舊時屬于照明利器,尋常人家是用不起的。稍微講究一點的人家用的燈會有個下頭粗上頭細的燈罩,可以防風,看過《地道戰》的朋友大概都不會陌生。
  有罩子的火油燈比較正宗,往往也是工業化產品,對絕大多數農家來說,這種燈還是比較高貴的。大多數人家用的都是自制,或者請人做的簡易火油燈,沒有統一的形狀。
  一般說來,自制的火油燈常用墨水瓶或者小酒瓶作為油皿,口部用鐵皮做一個蓋子,蓋子中間再裝上一根筷子粗細的鐵皮管。這根鐵皮管是裝燈芯用的,燈芯是棉線的,外頭用紙包裹起來,形成一根大號線香的模樣。從瓶口處倒入火油,這一盞簡易火油燈就算做成了。棉線會將火油吸附到繩頭上,點著繩頭就行啦。
  不過,這樣的火油燈用起來終究不太方便,燒熱的瓶子也不方便用手拿,所以人們常常用鐵皮再加工一個燈座,這樣就可以端著走,便于移動照明。
  火油燈是一種非常簡陋的照明用具,但在過去,連這種燈也是奢侈的,不少人家常為買火油掂量好久。舊時山里的人們過著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偶爾需要夜間照明,多半也不過點根松樹明子。但松樹明子哪里是能長期用的東西?且不說它麻煩,光是松煙就受不了。在以家庭為生活單位自給自足的時代,火油燈這種需要花錢買燃料的玩意兒也的確是奢侈品了。
  直到新中國成立以后很長時間,沒有通電的農村地區普遍使用的仍然是這種自制火油燈,馬燈之類的高級貨往往是飼養所里才有,因為各個生產隊的飼養員常常要半夜起來喂牲口。在計劃經濟時期,燈油也要憑票供應,許多人家用燈都很仔細,孩子寫作業的時候才會把燈光調亮些,平時燈光都比較暗?;鹩蜔艉透爬系亩褂蜔粢粯?,燈火都是忽閃忽閃的,亮不到哪里去。離燈近,油煙熏人,離燈遠,光線又不夠用,但它終究比點蠟燭廉價得多。幾個孩子圍燈而坐寫作業,女人們在一旁納鞋底或者縫補衣物的場面,是今天許多老年人記憶里最深刻的畫面之一。
  為了省錢,許多人家會幾個房間共用一盞火油燈,做飯的時候燈在外屋地,吃飯的時候燈就轉移到炕頭上。那時的老房子里頭,臥室和廚房之間往往開個小窗口,一盞燈擱在窗臺上,能同時為兩個房間照明。這種做法一直延續到白熾燈的時代,直到吊在棚頂的日光燈出現為止。
  上世紀60年代,隨著云峰發電廠建成發電,鴨綠江流域不少村莊開始用上了電燈,彼時每家限用一盞15瓦的白熾燈,雖說這種燈遠不能和今天的各種燈具相比,但和火油燈相比,它清潔、明亮、安全,火油燈就此退出了人們的日常生活。
  火油燈雖暗,但它畢竟是亮光,無數人在它的照耀下吃飯、讀書、縫補衣服,在電燈出現之前的歲月,它給人們提供了夜間照明的條件,方便了人們的生活。曾幾何時,一盞馬燈都是奢侈品,今天,人們再也不必為夜間照明發愁,燈光甚至成了一種現代城市的污染品?;赝麕资昵昂诎档囊雇?,這個世界的變化又豈能用一個“大”字來簡單地形容呢?


責任編輯:孫楓 劉宗岷

共有條評論 網友評論

    青海十一选五开奖十号